当女仆?我男的耶 作 者:佐真吾 (现代短文 可爱温馨)

当女仆?我男的耶 (现代短文 可爱温馨)

作 者:佐真吾 类别:耽美-校园故事
作品关键字:当女仆 我男的耶 佐真吾

「我要喝水。」
「好......喏。」我把水杯递给半坐半躺在沙发上的人,可以的话我很想直接拿水往他脸上泼。
「我的腿好酸。」他把水杯放下,把自己的腿抬起来,叫我按摩是吧?
「是......」我蹲在他的长腿附近,努力的帮他按摩,呿!根本就没动几下,脚会酸?骗谁啊!我才是那个脚酸的人好不好!
「嗯......舒服。」他满意的说著,我不情愿的按著,可恶!恶劣的小气鬼!如果我没在这帮他按摩,说不定我现在正快乐的打工赚钱咧!人家我只是『不小心』打了他而以阿......



当女仆?我男的耶 正文 第1章

「我要喝水。」

「好。。。。。。喏。」我把水杯递给半坐半躺在沙发上的人,可以的话我很想直接拿水往他脸上泼。

「我的腿好酸。」他把水杯放下,把自己的腿抬起来,叫我按摩是吧?

「是。。。。。。」我蹲在他的长腿附近,努力的帮他按摩,呿!根本就没动几下,脚会酸?骗谁啊!我才是那个脚酸的人好不好!

「嗯。。。。。。舒服。」他满意的说著,我不情愿的按著,可恶!恶劣的小气鬼!如果我没在这帮他按摩,说不定我现在正快乐的打工赚钱咧!人家我只是『不小心』打了他而以阿。。。。。。

----我分----

『不小心』要从"一名高校"开学开始说起。。。。。。

我站在校门前犹豫著是否该踏进去,一名高校的全名是【第一名门贵族高级学校】(佐:好,好长的名字。。。==)简称"一名高校",既然都已经说了『名门贵族』了,那就表示学费什麽什麽的很贵,而且不是普通的贵!

而我这个平民老百姓就站在这高校前,哇!好大的建筑物啊!可见他花了多少钱去建造的,一定花了很多前装潢,考第一的可以免费读这阿,真是赚到了!可是第一名的头衔被抢走了,我不就得负庞大的学费,可是转学也挺麻烦的加上那老头又会碎碎念,怎麽半呢?

30分钟过去了-------

「有了!」我想到既不用花钱也不需要转学的好法子了,只要我一直保持著第一名,依然免费读书,不用转学,又不会听到那老头的碎碎念,哈哈,真是一举数得阿!「梁家和,你真是个大天才呀!哈。。。呃。。。」我高兴的朝天空举拳欢呼,不料。。。。。。我打到人了!我打到人了!

我看看他,依在校门旁的围墙上,头低垂著,略长的黑发遮住他的脸,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我想不严重吧,我也没挥多大力,再看看他的衣服是一名的制服,想必是某大企业的少爷吧,毕竟一名的平民只有自己而已!到个歉後闪人吧!我是这麽想,可是有些出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道歉了,剩下闪人!

「。。。。。。」他发出窸窸苏苏的声音,我不是听的很清楚,我也不想听清楚,我现在只想闪人!

「那麽我先走罗。」说完,我绕过他想进校门,可在经过他旁边时,他冷冷的说:「你想去哪?」然後我就被他压在墙上「痛!」突如其来被压在墙上,我的背被撞了个生疼。

「你这臭女人!竟敢揍本少爷的俊脸,不要命啦!」他抓著我的肩头爆吼。

我这才看清他的面貌,细长的眉毛、冷峻的双眸、高挺的鼻子、不厚也不薄的嘴唇、瓜子脸,加上180的身高和标准的梯型身材,综合以上条件可以让所有女人为他疯狂,可惜的是我并不是女人,而且他刚好触犯了我的禁忌!

女人!

你去死吧!

我大力的往他的脚一蹬,让他痛的蹲下身呼痛,再往他腰间重重踹去,哼!这就是叫我女人的下场,虽然很想在多踹他几下,但此地不宜久留,先跑先。

「你。。。。。。。你给我站住!」



当女仆?我男的耶 正文 第2章

一路不停歇,一直跑直到教室我才停下来,打开教室门,果然跟我想的一样,装潢的很漂亮,漂亮到奢华的地步!

唯一看起来平凡的就只有桌椅了,我找了个看起来不显眼的位子坐下,顺顺气,我头一次跑那麽久,有点喘。

「梁家和同学,很累吗?」

「嗯。。。。。。。嗯?」奇怪,我在这有认识的人吗?我循声看去,「你。。。你不是。。。。。。」

「不是被你踢倒在门口了是吧?你太小看本少爷了,你敢踹我就得付出代价!」他冷冷的说。

代价?还不是你自己招的!大不了我转学,不过免费就没了「你怎麽知道我的名字?」

「知道你名字并不难,我还知道你是这贵族学校唯一的平民,还有别想转学了,这是不可能的。」他坐在我对面的位子,翘著二郎腿对我说。

「为什麽?」

「哼哼,我是学校董事,我不会批准打我的人离开的。」他漾起可以迷死人的微笑,在我看来,他笑的很欠打。

可恶,谁知道你是校董阿!「好吧!代价是什麽?」

「当我的仆人。」他擩动他丰满的双唇,一开一合的说出十分欠打的话。

「不要。」士可杀不可辱,当仆人门儿都没有。

「是吗?那明天交出学费。」

「你!」我怒瞪著他,可他一样笑著,怎麽会有这麽恶劣的人,钱跟自尊,我很想选後者,可是。。。「好吧!」

是的!

这就是我现在在他的休息室,蹲在他脚边帮他抓龙的原因。

(注:一名的学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休息室,让学生有个自己的空间,只有梁家和例外。)

不过当他的仆人指现在学校,看看时间4:50,很好!在十分钟,我就可以甩掉这恶劣又变态的家伙了。

(迷之音:他是谁阿?!)

他?我没说过吗?

他叫袁禹哲,袁氏集团的接班人。

袁氏集团规模十分广泛,什麽事业只要他们经手,肯定大赚!

在商场可说是打片天下无敌手,根本没有任何商人敢与袁氏为敌。

听说,他们的接班人个性冷淡不与人有任何交集,此外有关於他的咨讯完全没有。

他的个性冷淡?不与人有任何交集?谁说的!给我死出来!

他个性简直是恶劣至极!

「我说小和阿,你不觉得你没进到仆人应尽的义务吗?」他躺在沙发凉凉的说道。

「仆人就仆人还有啥义务?」

「喔?当然有。」他坐起身子对我诡异一笑。

唔。。。。。。怎麽背後冷冷的。

接著一阵天旋地转,我躺在沙发上而袁禹哲则压在我身上。

「穿上女仆装吧,这是你仆人应尽的义务,穿上吧。」他从沙发底下抓出一件布满蕾丝的黑白女仆装。

恶寒,我大力的推开他,打死我就是不穿!

「唉呀呀,主人我来帮你换如何?」又是个好看的笑容,好看到好恐怖啊!他靠过来一点,我就往沙发内缩一点,到他靠的不能再靠,我缩到不能再缩时,神来救我了,呃。。。不对,是美妙的放学钟声响了。

「时。。。时间到了。」这时不跑,更待何时,我以秒速100公理的速度冲出他的休息室,耶~我逃离恶劣变态的魔爪罗!快乐的打工,我来了~

「老头,我回来了。」

脱去鞋袜,带著一身疲惫回到我租金便宜的小窝。

奇怪?老头反常了嘛?每次只要我说:我回来了,然後老头就会跑出来大叫:『喔~儿子你---回来了!』再说出他干了什麽好事之类的。。。。。。怎麽,今天他没跑出来?奇怪,真是太奇怪了!我脱下制服外套,解开衬衫上第一、二颗钮扣,透气些,我瞥见电视机上黏有一封白色信封袋,是给我的。

我拿下信封,里面有封信(佐:不然咧!),信上写著。。。。。



当女仆?我男的耶 正文 第3章

『喔~儿子你回来啦!

你看到这封信时爸爸我已经不在罗!

爸爸干了一件大事,所以先跑啦!

喔!还有房东要把屋子收回,另外我估计你看完这封信时,那些债主已经快来了,看完就快走吧!

Ps:不要担心爸爸喔!

亲爱的爸爸留』

「臭老头!」

「开门!快开门!姓梁的,出来!」

「姓梁的,钱拿出来!」

「姓梁的。。。。。。」

门外传来一阵一阵的躁动,好像还有撞门声。

「啧!」这麽快就来了!他们堵住大门我该往哪逃?

「有了!」浴室里的窗户,通外面!心动不如马上行动,跑向浴室,打开紧闭已久的窗子,唔。。。。。好难开,经过几分钟的人窗大战,我赢了!不对,现在不是陶醉在优越感的时候,我赶紧翻下窗子,好在我租的没多高,二楼而已!

「找到了!姓梁的儿子在那哩!」

「大家,追啊!」f

「妈呀!」有埋伏!有好几十,不,是好几百个人全都在我家楼下,敢请上面的只有里面的百分之ㄧ而已,看我跳下来,纷纷过来要抓我,谁会给他们抓啊!我跑,他们追,我拚命的跑,跑到都快没力气,他们还在那喊著别跑,不行!我得快点甩掉他们,我开始带著他们拐巷子,最後我躲进一道非常隐密的暗巷。

「人勒?」

「应该在前面。」

「那还不去找!不然老大又要骂了!」

那群人在暗巷前叽叽喳喳一下子就走了。

「乎~总算走了。。。。。。」我放松的乎一口气,现在我该往哪走,家没了,也没带什麽,两手空空就跑了出来,这就叫狼狈吗?

呵呵,如果再下点雨,应该就变凄凉了吧!

「啊!下雨了。。。。。。」看著天上飘下来的水滴,我静静的坐在暗巷中,真的是凄凉啊!嗯?雨是热的吗?我摸摸脸,我哭了呀,我把头抬起来,认与水在我脸上放肆。。。。。为什麽?我必须躲躲藏藏,为什麽?所有坏事都在我身上,为什麽。。。。。谁能来告诉我为什麽。。。。。。我把头埋在膝盖,眼皮见见阖上,希望这只是场噩梦。。。。。。

「汪汪!汪汪!」拉布拉多钻进一条暗巷。

「等等,小呗!」男子追进暗巷。

「汪汪!」

「哈!小呗,抓到你罗!」男子一把抓住拉布拉多,看向拉布拉多吠的方向,眸中闪过一丝惊讶,接著黑眸中闪烁异样的光芒「小呗,看来你发现到很好玩的『东西』了。」

男子。。。。。。也就是袁禹哲在暗巷中发现了好玩的『东西』後,废话不多说,立即抽出口袋里的手机,按下通话键。

「喂,季明吗?开车来**路##巷,帮我搬东西,现在,立刻,马上。」说完,袁禹哲切断通话,靠著暗巷边的墙,等著车子的到来。

等不到十分钟,一辆全黑的高级轿车疾驶而来,停在袁禹哲面前,「这麽急著叫我来搬什麽?」一名帅气男人从驾驶座上开门下车,靠著车身,摆著帅气的POSE。

「季明,你是白痴吗?」这是袁禹哲对男人的感想,而他也诚实的说了出来。

此话一出,让被唤作季明的男人险些跌倒,「咳咳。。。。不闹了!到底要搬什麽?」大爷我很忙的!

袁禹哲手指了指暗巷,示意在里面,还警告季明:「小心点,要是他受了点伤,就要你好看!」

「好啦!好啦!」季明朝袁禹哲随便挥挥手,便进入暗巷要搬袁禹哲所说的东西,由於暗巷内光线不足,季明只能东摸摸西摸摸的找,终於给他摸到啦!不过有点怪怪的,东西会有像头发一样的毛吗?还湿湿的「喂!袁大少,你说的东西是人吗?」

「嗯。」

季明的额角滑下三条黑线,对袁大少来说,人是东西阿?袁大少的思维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季明将被袁禹哲说成是东西的人儿打横著抱出暗巷,走出暗巷他才看清楚怀中人儿的面貌「美女!」这是他对怀中人儿的赞美。

「小心他跳起来扁你。」袁禹哲盯著季明怀中的人,「抱够久了吧!去开车。」一把抢过季明怀中的人,袁禹哲踹了下季明的屁股,不知道会什麽,只要他被季明抱著,就让袁禹哲感到非常不爽!

「好啦!」抱一下是会少块肉喔!开车就开车嘛!踹我做什麽!很痛耶!季明在心底抱怨,还不忘上驾驶座发动车子。

「小呗,上车罗!」袁禹哲唤著自己的爱犬上季明的高级轿车。

「汪!」

「什麽?狗也要!」季明发出一声惨叫。

「开车。」袁禹哲忽略那声惨叫,下达命令。

就这样,季明脸上挂著两行淡淡的男儿泪,载著两人一狗,走上旅途。。。。呃。。。。是朝著袁禹哲家前进啦!


当女仆?我男的耶 正文 第4章

宽敞舒适的大房间里,墙面被漆成淡蓝色,米黄色的小柜子与浅褐色的书桌被随意摆放再房间的一角,大大的白色落地窗装设在东边,房间中央摆放著一顶白色床铺,房间内家具不多,使得房间有些空旷。

这时,太阳微微露脸,散发出点点光芒,床铺上熟睡的少年感受的这点点光芒,眼皮轻轻颤了下,等倒适应後才慢慢的睁开双眼。

这里是哪里?我不是在又黑又窄、又臭又脏的小巷子里躲债主的吗,怎麽会在这又宽又大、又亮又乾净的房间?我睁著眼睛瞪著天花板,回想。

「咕-噜-」

呃。。。。。。我好像只吃了快从超商买的御饭团就没再吃了,去找些东西吃好了,我想下床找东西吃却好像被什麽东西框著,动弹不得,我越挣扎框的越紧「哇阿!」

「再动!再动就吃了你!」哇!大魔王。。。不、是袁禹哲,他从被子里窜出来,非常不爽的瞪我。

他怎麽在这!我怎麽一丝不挂!他也裸著上半身,呼!还好有穿裤子,什麽还好!喂!你别压上来阿!我在心里大声OS。

可他好像没听见,就这麽压上来了,好重呀!亏他看起来那麽瘦,还睡的跟死猪一样,我快被压死了啦!费了好大的力气我才把那只睡猪从身上移开,照这样来想,袁禹哲睡在这,这应开就是他家了,可为什麽我会在他家呢?

「咕-噜-」r

呃。。。。。。先填饱肚子在问他好了,我把被子扯过来遮住身体,找到了一件大我好几倍的白色衬衫穿上,嗯。。。。。果然很大件都长到大腿了,我步出房间,找到厨房和冰箱,冰箱里只有蛋、土司还有牛奶,我的妈呀!袁禹哲只吃这种东西吗!先弄来吃好了,都快饿死了!

「汪、汪!」

「可鲁!」是拉布拉多耶!我刚怎麽没发现,它再对我摇尾巴耶,好可爱喔!我摸摸它的头。(可鲁是导盲犬,不知道的去租片来看!)

「汪、汪!」

可鲁又叫了两声,它正摇著尾巴,用它可爱的眼睛,盯著我-手上的牛奶,「想喝吗?」我问可鲁。

「汪!」它像回应我般叫了一声。

「好!等等喔。」我拿著刚从冰箱翻出来的食物走进厨房,不久我拿出一盘牛奶给可鲁,袁禹哲那睡猪也睡醒了,坐在椅子上盯著我看,我再从厨房里端出两份早餐,一份给他,一份给我自己「我为什麽会在你家?」

「我带小呗去散步,」他指了指喝牛奶喝的很开心的可鲁,咬了一口吐司继续说:「他在一条窄巷找到你,我就把你带回来了。」

「呜。。。。。小呗。。。。谢谢你!」我感动的抱住小呗,然後转身向袁禹哲90度鞠躬「还有,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就要饿死或冷死在巷子里了!」

「喔?那你要怎麽报答我呢?」袁禹哲咬下最後一口吐司道。

「蛤?」我都说谢谢啦!

「我要的是实质的报答,说谢谢没有用。」他双手环胸,慢慢的朝我走来。

好、好可怖!袁禹哲现在真的变成大魔王了啦!他每往前走一步,我就往後退一步,直到我无路可退「不、不要过来!」我乱挥手想阻止他过来,可这招没用,他一把就抓住我两只手,把它们搞举压在我头上,阿-跑不掉了啦!

「小和阿,你知道你现在很养眼吗?看看一见过大的衬衫,若隐若现的大腿和锁骨,你这是在叫我侵犯你吗?」袁禹哲在我耳边用著富有磁性的嗓音说话:「不如以身相许吧!」

『不如以身相许。』

嗡。。。。。。轰!

「不要。」我不是没看过男男之类的东西,而且我一定是下面的那个,当下面的会被○○××,被○○××会很痛,越想越恐怖,得赶快挣脱才行,突然一个想法闪过脑,手被抓住,脚没有啊!我抬起右脚往他的脚扫去。

「没想到小和你这麽热情啊!」他另一只手抓著我扫过去的脚,只抓著还好,把它抬起来,这姿势怎麽说怎麽有颜色,我好想撞墙啊!「可是小和说不要我也不强迫,可以用另一种。」他又更靠近我,在我耳边吹气说话,好痒阿!

「好好好!」只要能摆脱这姿势什麽都好!e

「你说的。」他放开抓著我脚的手,改抓住我的下颚。

「唔!」他在干嘛!这就是另一种!他的舌头在我嘴里翻搅,想挣扎却挣扎不了,因为我的手还被他钉在墙上,只能任由他在我嘴里放肆,到我觉得我快缺氧致死时他才放嘴和放开我的手。

「你。。。。。。干嘛。。。。。。亲我?」我坐在地板上,大口大口的吸著气,可恶的家伙那是我要给我未来老婆的初吻耶!

「你是我的女仆了。。。。。。」他喝了口不知道从哪变出来的咖啡,又接著说:「想後悔可以换回原本的。」

「不、不、不後悔,可我是男的耶!」以身相许跟当女仆有差吗?

「我说你是就是,你的衣服。」他从桌底下拿出一套女仆装。

「这不是上次会客室那套?」我只看著女仆装有些错愕,他从哪变出来的?

「是阿,在不拿去穿,就换我帮你脱你衣服,我很乐意为你服务。」他摆了摆手上的衣物,笑的很是灿烂,不过看在我眼里,他笑的很是阴森,好毛阿。

「不必了。」我拿走他手上的女仆装,倏的跑进房间。

「嗨,小美女,要不要去兜风?」

这已经是第507个人对我说这种话,真是他们是瞎了眼嘛!我又第507次打飞这些白目,烦死了!

全都怪那臭袁禹哲,我才刚换好那轻飘飘、软绵绵的女仆装,就叫我去买『永和豆浆』的饭团!

「穿这样?」我拉拉短到不行的裙襬,真佩服女生能穿这种底下凉凉的东西。

「嗯,快去。」

还不等我抗议,就一脚把我踢出门,天阿!他住深山吗?除了树还是树,哪来的永和豆浆给你买啊!我花了将近三个小时才走到市区,我只觉得我的脚快断了,接著又遇到一群因为我的美貌而不请自来的白目沙包,现在搞的自己手累脚也累,(佐:其实你可以搭便车阿!和:我怎麽知道那群白目会不会把我载去别边!)终於永和豆浆出现了!喔~永和豆浆,我来了!

「老板!」我叫了声坐在店里翘著二郎腿看报纸的男人,他真的是老板吗?放著店不顾,在那边看报纸。

「喔,来。。。。。。啊!碰!」

好顺的动作,原来从椅子上摔下来也可以这麽顺,还是关心他一下好了「你没事吧?」

「没事!这麽可爱的罗莉在关心我,我怎麽会有是呢!叫我季明吧!」季明激动的抓著我的手笑道。

「呵呵,那麽季明先生请给我豆浆和饭团,还有请放开我的手。」我尽量心平气和的说话,说我可爱,不想活了!

「喔!对、对不起,我去拿,再多给你一份,不用钱!」他笑笑的抓抓头,跑进厨房,厨房里面传出一阵阵震撼人心的碰撞声,不过是杯豆浆和饭团有必要这麽大声吗?过不久他拿出两份豆浆和饭团出来,我很怀疑那能吃嘛!

「能吃,保证能吃!吃了还会想再吃!」

好吧!反正是免钱的,我就相信你吧!我拿走饭团和豆浆,准备长途跋涉,好远阿!没事住那麽深山干嘛,要隐居也不是这样的啊!有够不想走的。

「小罗莉,要不要我送你?」

既然有人送何乐而不为呢!可是还是得跟他说我是男的才行,不然我怕我会失控打死他「那个,我是男的。」所以在叫我罗莉我就扁你。

「喔,那小正太要不要我送你」他偏偏头,又换了个称呼。

「好。」算了算了,正太就正太吧!至少比罗莉好了点。

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搭上季明的车,他根本不把红绿灯当作一回事,他开赛车啊!一律飙到底,速度之快,快的我好怕啊!不过,也托这速度的福,原本我走路需要花三个小时左右的路程,不到五分钟就到了,可是,我根本就没跟他说我要去哪啊?

「小女仆,到了。」季明讪笑道。

「喔。。。。。。喔。」我开门下车,发现袁禹哲已经站在门口了。

「回来了。」他是想说太慢了,从他的眼睛看的出来。

「嗯。。。。。。」

「你带了个麻烦回来了。」他指了下,不知道什麽时候滑到我身後的季明。

「唉呦,袁大少,怎麽这麽说呢?人家专程送小女仆回来的啊!」季明痞痞的笑著说。

「是喔,那你可以滚了。」袁禹哲面无表情的下逐客令。

「你们认识?」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好像在唱双簧,他们去唱双簧好像也不错,蛮搞笑的。

「「嗯!他是以前住在我家附近的小弟(白痴)」」默契真好!虽然後头有点不同,小弟指的是袁禹哲而白痴是季明吧?噗!好好笑!

「「有什麽好笑的?」」两人又在一次异口同声的问。

「噗,哈哈哈,又来了,肚子好痛,哈哈哈。。。。。。」我已经没形象的抱著肚子大笑了,这两个人不唱双簧太可惜了。

「再笑我等会儿就让你笑不出来。」

「好,我不笑。」我止住笑声,可是又好想笑,但是又不能笑,肚子好痛!

「唉呀,袁大少你怎麽可以这样呢!要小女仆不笑咧!」季明摆摆手道。

对嘛对嘛!怎麽可以不准我笑咧!

「关你什麽事,恋童癖。」袁禹哲口气不是很好的回说。

喔喔,原来季明是恋童癖。

「恋童癖好过你这个热爱角色扮演的小鬼来的好!」

原来袁禹哲喜欢角色扮演啊!难怪说什麽都要叫我穿,呃、女仆装,接下来他们又一句来一句去的吵来吵去,所以我就先进屋去了,咬了口刚从季明那买来的免钱饭团,嗯,好吃,季明没骗人。

呜呜呜

没良心的---

现在地点:in超级市场

在季明和袁禹哲吵架,季明负气离开後,已经是傍晚的时候了,真没想到他们俩一大一小可以吵这麽久,从太阳公公爬山到太阳公公下山如此之久,我杀价也没那麽久(谜:那不一样吧!),准备晚餐吧!伸个懒腰,我走到厨房,想准备晚餐,可是打开冰箱,空空如也,所以我决定去超级市场采购,去之前当然得先换装啦,我不想再被搭讪了。

「原来这就是超级市场啊!」袁禹哲推著手推车在市场里溜来滑去的,好不幼稚。

「别滑了,别滑了,很危险啊!」好丢脸啊!要不是他威胁我不带他出来就得穿女仆装,我才不要带他出来咧,看到别人家的小孩在玩手推车,也跑去推一台玩,想想看,一个大男生把手推车当滑板车,在卖场里溜来滑去的,丢不丢脸啊?「不要玩了啦!」我大吼,又招来一些『关爱』的眼光,丢脸、丢脸更丢脸,我低著头用我最大的力气把袁禹哲拉走,「听好,我们是来买日用品,不是来玩的,有没有再听啊!」

「好啦!好啦!」袁禹哲不耐烦的说。

我仰望著袁禹哲(没办法,我平视只能看到他的胸部),看他东张西望的就知道根本没把我的话听进耳里,他怎麽比小孩还难带阿!没办法先去挑今天的晚餐好了,我一手拉著袁禹哲一手推著手推车逛先进蔬菜区,想著今天要煮什麽,那家伙又开始了!

「喂!推车给我啦,不要拿青椒!」他一边跟我抢手推车一边把我手上拿的青椒丢回架子上。

「吵死了!」不理他,我继续推著我的车,拿我的青椒,哼!讨厌青椒是吧?我就拿多点。

「够了喔!」袁禹哲抓住我不断拿青椒的手,把他整个身子贴向我,在我耳边吹气「拿那麽多青椒谁吃?」

我颤了下,我推开他,耳朵好痒,感觉好怪。「讲话就讲话,不要在我耳边吹气。」

「那我要这样!」袁禹哲说完就把脸凑过来。

「唔!」看著眼前特写放大的姣好脸孔,他在干嘛?这里是超级市场耶!

「麻麻、麻麻,你看那两个葛格,在亲亲耶!」小男孩拉著妈妈的手,看向正在热吻(?)中的两位主角。

「真的耶?阿弟仔,干的好!」小男孩的妈妈对著小男孩竖起大拇指。

「放。。。。。。放开!」我使劲全力推开袁禹哲,随便抓几盒肉和几个青菜,直奔收银台,我发誓,我再也不要带他来超级市场了!



当女仆?我男的耶 正文 第5章

讨厌、讨厌、讨厌、讨厌死了!那浑蛋竟然、竟然当众吻我!喔--光是想到我的脸就热,不要想,不要想,梁家和,不准想了!快煮菜!甩甩头,我拿著菜刀切著刚买的青椒,我切、我切、我切切切!我切你头剁你尾,全部扔进垃圾桶!

我把吴郭鱼当作是袁禹哲猛切猛剁,最後他成了一盘〝哇撒米″?!是说吴郭鱼做的生鱼片能吃吗?呃。。。。。。还是做成清蒸鱼好了,我将生鱼片装盘放进蒸笼,又接著下一道菜,不久後我厨房里端出美味的菜肴。

「好、好香。」看著桌上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令袁禹哲垂涎三尺,但他可没忘记最重要的事。「你怎麽没换装?」(佐:这。。。重要吗?哲:嗯,很重要。)

「我忙著准备晚餐。」好不容易有合身的衣裤穿,我才不要换那种底下凉凉的裙装。

「你现在忙完了。」他略过青椒,夹了块鱼放进碗里。

「不,我还得忙著帮主人夹菜。」我边笑著说话边夹了一推青椒放进他的碗里,只见他脸色越来越黑,看的我好爽,哈哈哈,知道我的厉害了吧!「青椒可是有很duo维生素呢!要多吃点喔!」

「。。。。。。」

「怎麽了?」袁禹哲低著头,不说话,突然他又把头抬起来,拿起筷子,开始一个一个吃掉我夹上去的青椒,感觉好恐怖。

「好了,有劳你夹菜了,现在换主人我来忙了。」袁禹哲放下碗,冷冷的对我笑。

我完了!袁禹哲的黑魔王模式已经启动了,只见他一边带著黑魔王式的微笑一边拿著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仆装,一步一步的向我靠近,我想逃,但逃不了,他老大爷的手已经搭的我的肩膀了啦!

「要去哪啊?」

「呃,哈哈。。。。。。没、没有。」都被抓住了,还能往哪跑?

「喔,那我再问你一次,自己来or我帮你。」他扬了扬手中的衣物,邪恶,不!是恶劣的笑著。

「我。。。。。。自己来。。。。。。」我拿过轻飘飘的衣裙,带著黑暗的背景走进卧室更换,呜呜呜。。。。。。早知道就不要夹青椒给袁禹哲吃了。

「换好了。。。。。。」唉--我真不懂,为什麽女孩子会穿这种轻飘飘、底下又凉凉的衣服,底下空空的好冷呀!

「就交给你了,相信你会做的很完善,哔!」

「什麽交给谁?」讲电话有必要这麽神秘吗?还特地跑到阳台讲,虽然我问好玩的,可是他脸色有那麽黑嘛!

「你听见了。。。。。。」

「我、我没有!」阳台外头的风,将袁禹哲的头发吹了起来,再加上他低著头看不到任何表情,用鬼婆婆形容是在适合不过的!现在鬼婆婆正一步一步朝我走来,揪住我的後领,把我拎回房间。

(IN卧室)

袁大魔王正坐在木椅上,虎视眈眈的盯著我:「说,听到啥?」

「要我说几遍阿,『就交给你了,相信你会做的很完善。』我只听到这句!」够了没啊!拜托你不要再问同样的问题了,你问的不烦我答的很烦阿!

「真的?」

「真的。」我点点头,这个动作已经重复了数多次了,我发誓这是最後一次,再让我点一次头,我就翻桌喔!

「好吧。」换他点了点头:「那睡觉吧,我想睡了。」

「那不打扰了。」人家要睡觉,我占著人家的床干嘛,啊!忘了说,我从被拎进房间後就一直坐在床上被袁禹哲审问,阿阿,废话太多了,还事先走好了,因为我有不好的预感。。。。。。

「哇阿!」不用怀疑,这一声是我叫的,突然被压在床上能不叫吗?我看向压住我的人:「你不是要睡觉?」

「对啊!」他的嘴角微微弯起完美的弧度,「你陪我睡。」

「蛤?又不是小孩子,自己睡啦!」我想起身,却被他压的。。。。。。不,现在不是压了,是被他抱的死紧,敢请他是把我当抱枕了。

「。。。。。。」

「喂!放开我啦!喂!起来,不要睡啦!」我挣扎了一下,没办法他抱的很紧,不过他也太厉害了吧!说睡就睡跟大雄有得比了!

算了,我放弃挣扎任他抱,反正被抱一下又不会少块肉,何况被他抱著还挺暖和的,我也就不计较了,话说回来,他还真不是普通的好看耶!我伸出我的小手,摸他的脸,从眉毛出发眼睛、鼻子、嘴唇,「就是这张嘴,今天一直亲我对吧!」我恶意的在他的脸颊上掐了一下,做为小小的处罚,接著我又轻轻的摸著他的脸:「你的皮肤好细喔!呐,为什麽要捡我回来,你大可放著我自生自灭的,为什麽要捡我回来,不会真的只是想要个女仆吧。。。。。。」我一个人在那边碎碎念,不过念著念著,就念到睡著了。

叫人起床有很多种方法,温柔点的就是轻轻摇摇还在睡的人,说著「起床罗,太阳晒屁股罗!」之类的话,暴力点的就是拿著平底锅对准还在睡的人的头,『轻轻的』敲下去,然後拍拍屁股走人,还有既不暴力也不算温柔的叫法,我恨透了这种叫法,哪有人一大早就把人亲到快缺氧的!亲完後还丢一句「你有口臭,快去刷牙。」有没有道理啊!我又没有叫你亲我!

刷完牙,洗好脸,我在床上看见一套制服,那不就是我许久不见的制服嘛!我好想你啊!我抱著制服,感动不已。

「有制服不穿,难道你想穿女仆装上学?」袁禹哲靠在门边,歪著头看我。

「不想,我要换了,快出去啦!」在家里穿女仆装已经快让我撞墙自杀了,何况是学校!

「啧!换好在门口等季明,他会接你去学校。」说完,袁禹哲关门走人。

啧什麽啧!哼!我快速的换上制服,呜呜。。。。。。好久没穿裤子了,感觉好怀念喔,走出房间,奇怪,阿人勒?连小呗都不见了。

「叭叭!小和!」门口传来了季明的叫唤声,季明到了啊!真快,他应该带著小呗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吧?我拿了几样需要的东西,就坐上季明的车,往学校出发。



当女仆?我男的耶 正文 第6章

「恶。。。。。。恶。。。。。。」我发誓我再也不要搭季明的车了,不过就一台计程车开的比他稍微快了那麽一咪咪,就油门踩到底,整路飙来学校,我、我「恶。。。。。。」

「哇!小和,都已经中午了你还在吐,要快点去看医生喔!嗯嗯,不愧是小和,手艺比我们家各国厨师来的好,嗯嗯,好猪(好吃)!」

「你、你这头笨羊,便当给我放下,自己有钱的要命不去买,还吃!」我乾呕了一下子,赶紧去抢我的便当,我可是一早就没吃了,加上刚刚的狂吐,把昨天的食物都吐了出来,现在饿的半死,忘了介绍,线再跟我抢便当的人是整个一名高校第二个没把我当女的也没有身分歧视的人--关洋,我都叫他笨羊,该死!边当快他喀光三分之二了,这时候就得用这招,「狼学长,洋在这里!」不辜负我的期待,果然远处就有一道黑影越来越近,这时的笨羊早已丢下便当,「臭小和!」落跑罗!

「小和,谢啦!」这句话是狼学长说的,抛下这句话,狼学长就跑去追笨羊了,狼学长是第一个在这所学校没有把我误当成女生的人,他人也很好很温柔,就像大哥哥一样的照顾我,至於他为什麽要追关洋呢?好像是一见锺情吧!总之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开始,只要在笨羊面前说到狼学长,他就会发抖,看到狼学长,他就会跑走,而狼学长只要听到有关笨羊的就会开始雷达追踪,看到笨羊就会狂追,所以只要每次笨羊偷吃我便当时,我只要高喊狼学长,狼学长就会飞奔而来,我的便当自然就回来罗!『关羊放狼』这招屡试不爽,超好用的!啊!忘了说了,狼学长的名字叫方狼,这两个名字真配!羊配狼!哈哈!

时间快转,现在时刻,五时零分零秒。

目的地:袁禹哲的休息室。b

说也奇怪,除了早上之外,袁禹哲连个影子都没看见,只留下放学到休息室的字条,他在搞神秘吗?虽然他本来就怪怪的,我停在休息室门前,嗯?里面有点声音。

「可恶,为什麽看见我就追啊!」

「汪汪!」

里面有个让我听见就有点火大的声音,还有一个听声音就觉得它一定很可爱的狗叫声,狗叫声不用说就是咱们家可爱的小呗啦!而让我火大的声音是今个早完飙车让我吐了一整个上午的季明老兄,他跟小呗,一人一犬,正在可以塞的下好几头大象的休息室里面,两小无猜的玩追逐游戏,季明跑、小呗追,感觉好不温馨啊!还是不要打扰他们好了。

「啊!小和,快救我。」季明发现了正要退场的我,要我救他,我当然是-不会救的啦!而且小呗玩的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我怎麽可以打扰人家呢!所以罗「小呗,慢慢玩喔!」

「汪!(好)」

既然小呗也说好了,那就关门吧,就在门剩下那麽一点点的缝隙,季明暴出一句:「救我我就说出袁大少的秘密!」

大魔王的秘密!「小呗,休息罗!」我刷的一声把门打开,门还不小心的打到了季明那张英气勃勃的俊脸,「汪!」小呗听到我的声音停下追的动作,乖乖的跑来我的脚边,用头蹭著我的脚,「好乖。」我摸摸小呗的头,把门轻轻关上,带著坏坏的笑容,看著被门K到脸,痛到趴在地上的季明「说吧!秘密。」

「秘密晚点再说好不好?现在我必须在你去会场。」季明捂著脸说道。

「会场?」我不解的问。

「阿哲他说的啦!快点,时间快来不及了。」季明催促道。

「小呗呢?」我比了比小呗,只见季明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又叹了口气说:「一起吧!」然後我们两人一狗就这麽前往会场,什麽会场我还是不知道,可我知道等季明停下车後,我一定要好好教他什麽叫作交通规则,又给我飙车!唔哇,我想吐。。。。。。

刚下车,我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的大吐特吐,为什麽?还有为什麽,不就某个飙车狂说什麽〝迟到我会被角色扮演狂怎样怎样的″,就这样油门一脚踩到底,还有可恨的是为啥会场要设在这种九弯十八拐的地方,开怪车拐来拐去很恐怖耶!还有现在是怎麽回事,一群身穿女仆装的女生从会场里跑出来,我还没吐完耶!你们要把我抬到哪去呀!

「小美,快帮小和先生涂上去!」

「如如哪件洋装适合小和先生啊?帮我看看。」

「叽叽喳喳,哔哔叭叭,机哩瓜拉,西哩哗啦。。。。。。」

搞什麽啊?那群女人把我抬到一间大房间,用绳子把我绑在坐上去就会陷进去超软的椅子,接著拿一大堆女人用的化妆品往我脸上乱涂乱抹,我大声抗议,那些女人当耳边风,吹过去就没了,真是无法形容,欸欸欸!那个叫什麽小琪还是小花的,你的手干什麽,「你、你干嘛!」

「当然是帮小和先生更衣阿呀!」那个叫什麽小琪还是小花的,对我俏皮的眨了一眼,又继续开始动手扒我的衣服,原来被女生摸是这种感觉阿,感觉比被那个袁禹哲还糟,还是让袁禹哲摸比较舒服。。。。。。咦!?我、我刚在想什麽啊!被男人摸还觉得舒服,我有病了,而且还不轻呢!该去看精神科还是心理科的医生阿?

「换好了!可是还差点什麽?若姿,你看一下,还缺什麽?」

「蛤?」什麽缺什麽啊!我只看见原本对我上下其手的女仆,用大量的眼光看我,接著又叫自己的同伴一起来观察我,是怎样啊!我是稀有动物吗?而且,看也得付钱好吗?

「啊!我知道了,是头发!」

「咦!我怎麽没想倒!阿啪,你太聪明了!」

「哪里哪里,过奖过奖。」

「好说好说,再来,女仆队,挑发去!」

「是!」

无言,一开始出现阿贵他老妈,接下来那个好像是女仆队的队长的女仆在跟阿贵他老妈打哈哈一下,最後看了我一眼再发号誓令,所有女仆一哄而散,不过一会儿,一阵笛声,又让那群女仆全都聚集起来,简直跟飞虎队有得比了!

「假发找齐了吗?」女仆队队长问。

「是!」众女仆一致的回答。

「好。」女仆队队长从所有女仆手上的假发,挑了一顶黑色假发拿在手上缓步走向我,重重的往我头上盖下去「好了,快点把他带去会场,舞会要开始了,迟了哥哥会生气的!」

「是!」众女仆们说。

接著,我又被女仆队用抬的抬去,刚那个女仆队队长说的舞会。

有钱人就是有钱人啊!从我被抬来舞会到现在看见的人,各个穿西装打领带或著澎澎的香菇裙、镶金牙、带钻戒、挂金条、挂珍珠项鍊的,令我睁不开双眼,他们的『珠光宝气』,实在让我这平民或说是贫民,所以我躲到一处不太显眼的地方,享用著舞会上的美食。

「小姐,可以邀你跟我跳只舞吗?」

「不好意思,不可以。」忘了说了,我被女仆队队长套上一套,说华丽不算华丽,说朴素不算朴素的晚礼服,也就是女装!真是的,到哪都穿女装!不过这不是重点,现在美食当前,我怎能气美食而不顾呢!管你舞不舞,让我吃东西先,我快饿趴了!

「小姐,真的不可以吗?」

吼!烦不烦阿!没看到我在吃东西喔!「真的不可以。」我继续享用我的美食,完全都没瞧他一眼。

「是吗?可以麻烦抬个头吗?」

「嗯?」我抬起头看了下一直打扰我享用美食的人,那人有著一头棕色长发束在身後,脸蛋真要说的话算乾净吧?,可他那张脸很眼熟,好像前几分钟才看过而已,让我想想「啊!你是,女仆队队长!可是怎麽穿西装?」我想起来了!他不就是前几分钟叫人把我抬来这的队长嘛!

「我喜欢穿西装就穿西装!我说大嫂阿,大哥等你都快等到发飙了!」女仆队队长一手抢走我可爱的食物,一把把我拖到舞会里大的像城堡的屋子。

「你要拖我去哪里阿?喂!」没事,抢了人家的食物又乱叫大嫂,一点礼貌都没有,我跟你很熟吗?





当女仆?我男的耶 正文 第7章
章节字数:1810 更新时间:08-05-31 16:40
「去做准备阿,我未来的大嫂,还有大嫂要抱怨可以直接说出来,我会读心术的,对了!我还忘了自我介绍,我叫袁禹凌,你未来的。。。。。。是叫小姑吗?随便啦!所以别再叫我女仆队队长了!」说完,俏皮的笑了下,继续拖著我走。

「袁。。。。。。」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如果是我想的,这人妖的大哥不就是。。。。。。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袁禹哲是我的,大哥,大嫂啊,你比较没礼貌吧!叫我人妖!这次就不跟你计较,到了,掰掰。」人妖把我扔进一间房间,碰的把门甩上。

「唔。。。。。。」臭人妖没听过读心也是偷窥吗?还扔我!用扔的摔到地上很痛耶!我揉揉被摔疼的臀部,下次遇到我要多叫他几次人妖!不过这里是哪里啊?房间大是自然的因为是有钱人嘛!房间摆饰昂贵也是自然,因为有钱人嘛!眼前的糟老头欠打也是自然的,因为。。。。。。糟老头?

「儿子啊!有没有想爸爸啊?」糟老头朝我扑过了过来,我往旁边跨了一步,让他扑了个空,要不是我穿裙子我早就一脚踹飞这没心没肝放著自己的儿子被债主追的糟老头了!

「你是谁啊?我不记得我有个会抛弃自己儿子的父亲!」我把头撇开,不想看到我看了就讨厌的脸。

「呜,小和忘记爸爸了?呜呜。。。。。。阿哲,你老婆忘了爸爸了,呜呜。。。」

啥?老婆?还有阿哲?g

「老头你说什麽?」我僵硬的转过头,看见了失踪了一整天的袁禹哲、可爱的小呗还有个鼻涕眼泪爬满脸的老头。

「你记起爸爸了?」老头感动的把眼泪鼻涕抹掉,换上期待的眼神。

我忽略他那期待的眼神:「你刚说什麽?」

「小和忘记爸爸了。」老头歪了歪头後道。

「不是这句,下一句。」

「嗯。。。。。。阿哲,你老婆忘记爸爸了!」

「对!我什麽时候变成袁禹哲的老婆了?」我指著袁禹哲问老头,我什麽时候变成大魔王的老婆,我怎麽不知道!而且,我是男的怎麽变他老婆!

「现在啊!」这话不是老头回答,是袁禹哲。

「臭老头,说!你是不是卖了你儿子!」我揪起老头的衣领大吼,他肯定是卖儿子还债!不然哪会出现啊!

「我没有,我才不会卖儿子咧!」老头扁扁嘴「我是被邀清来参加订婚宴的耶!参加自己儿子的订婚宴,还被儿子恶言相向,呜呜。。。。。。」

我松开手,任由老头自个儿去角落画圈去,我抬头望著比我高一点的袁禹哲「我怎麽升格变你的老婆了?」

「嗯。。。。。。你很有趣,我很喜欢,想把你永远留在身边。」袁禹哲脸不红气不喘的说著听起来就像是在求婚的话。

「这算在求婚吗?」他不觉得这话听起来挺肉麻的吗?麻的我脸烫烫的。

「算是吧,那答案呢?」袁禹哲的嘴角勾起了抹迷惑人心的笑容。

「好。。。。。。」好好看的笑!以前都没看他笑过,我还以为他颜面神经失调呢!

「哼哼,各位都听到了?」

听到?听到什麽?

「听到了。」老头哭著说。

「汪汪!」小呗汪汪叫,意思是听到了!

「「听到了!」」狼学长和关洋从天花板上跳下来说。

「呼呼。。。。。。听、听见了!」季明从大约离地面有十层楼的窗口爬进来说

「嘿嘿,当然听见了,我还有录音呢!」最後人妖从我身後差不多三步远的地板冒出来说。

「赫!」他们是忍者吗?除了老头和小呗以外,全都从怪怪的地方冒出来,尤其是季明这里有十层楼之高耶!他是怎麽爬上来的!

「嗯,有人反对吗?」袁禹哲又问。

「没有!」众人一致回答,「汪汪!」连小呗也参上几声。

反对,反对什麽?对於袁禹哲的提问,我金刚摸不著二丈,雾飒飒。

「很好!」袁禹哲拍弹了个指响,女仆队立即现身,原本房里没有桌椅之类的,也从地面冒出,女仆们快速的将桌以做个简单的擦拭後,铺上桌巾摆上佳肴,添上红酒,不用多久原本只有昂贵饰物的房间多了一张长桌七张椅子,长桌上有红酒佳肴,为了增加气氛还有播放了乐曲,做完以上动作,女仆们〝咻″的不见了,真是有够快!。

「什麽?你从刚刚就一直在做什麽?」一堆问号堆在我脑子里,弄得我头好痛!终於我受不了的问袁禹哲,不问还好,问了让我有了自杀的冲动。

「订婚啊!你不也说好了!毕业了就结婚。」

谁来告诉我这是场梦------



当女仆?我男的耶 正文 第8章完结

以下为小呗的视角!

嗨!大家好,我是黄金猎犬,小呗。

有一天作者对我说:「小呗,观察阿哲和小和的重大任务就交给你了。」然後丢下一跟大骨头就跑掉了。

我看一下大骨头,犹豫一下,结果还是抵挡不住诱惑铺上去啃咬,作者姊姊我会好好观察主人跟二主人的!

从定婚宴结束後,主人为了要跟二主人好好培养感情,除了上学之外,几乎整天都跟二主人在房间里,然後房间里就会有卡唧、卡唧跟嗯嗯啊啊的怪声音,到了吃饭时间那个讨厌鬼季明就会送饭过来,这时主人会扶著二主人从房间出来,二主人怎麽了?脚受伤了吗?我跑到二主人身边,看二主人怎麽了。

二主人摸摸我的头说:「没事。」瞪主人一眼,二主人好厉害!总是知道我在想什麽!

主人一如往常赶走讨厌鬼季明:「快滚回去。」我也一如往常的准备追季明。

「阿哈哈,我先走了。」季明这次废话不说马上驾著爱车落荒而逃,唉------亏人家还想要他培人家玩的,尽然就跑掉了,无聊的走到自己的饭碗前,我无聊的吃著自己的高级狗食。

就这样我观察了主人和二主人他们到他们学校毕业,我发现主人好像离不开二主人耶!二主人要吃饭,主人抱著二主人吃,二主人要看电视,主人抱著看,二主人要带我去散步,主人抱。。。。。。不是啦!是挂再二主人身上一起去散步,总之有二主人在的地方主人一定也在,而且不是抱著二主人就是挂在二主人身上,大有「他是我的谁都不能靠近」的意思,记得有一次散步的时候,有一些流氓跑出来调戏二主人,那时候主人去帮二主人买饮料,回来见著了一堆男人围在二主人身边,马上想起以前学过却没啥用到的柔道,把那些流氓打的屁滚尿流、趴在地上叫妈妈,让他们嚐嚐什麽叫做动主人老婆的下场,经过这次事件後,几乎没有流氓敢来亲近我们家二主人了,除非是新来的流氓或是不要命的,时间来到主人们结婚的当天吧!

结婚那天,新人不只有主人和二主人而已呦!还有狼哥哥和洋哥哥、讨厌鬼季明和凌姊姊喔!狼哥哥和洋哥哥凑在一起我可以理解,但是讨厌鬼季明和凌姊姊就不太能理解了,以前凌姊姊不是还何我一起联手欺负他的吗?不过这问题留到以後慢慢想,现在这三队新人已经走到神父伯伯前面了!

神父伯伯带著和蔼可亲的笑容问:「袁禹哲、方狼、季明先生,你是自愿来此结婚的吗?」

众新郎官回答:「是的。」

神父伯伯带著和蔼可亲的笑容又问:「梁家和、关洋、袁禹凌小姐,呃。。。。。。先生,你(你)是自愿来此结婚的吗?」

众新娘官们回答:「是的。」

接著省略神父接下来的发问,直接跳重点。

神父伯伯带著和蔼可亲的笑容结束了这场婚礼:「最後,我们请新人们互相亲吻吧!」

这一刻,原本听到都快睡著的亲戚朋友都起身欢呼,二主人的爸爸也不知道是开心还是难过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抱著我哭,恶!都黏在我身上了,好恶心喔!

不过真是可喜可贺啊!这样我的观察任务业结束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自我介绍

辛D瑞拉

Author:辛D瑞拉
★午"後庭"院★耽美小说备份文库
“花径不曾缘客扫──”
“蓬门今始为君开……”

类别
耽美bl文集
月份存档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FC2计数器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