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 作 者:温柔的堕落 (轻松甜蜜短文,色色的小受和腹黑的小攻)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破房子,房子里住着一个孤独的男人,没人知道他是谁。
男人父亲临死前,对唯一的儿子抱歉地说道:“阿苋哪,为父的对不起你,我要去见你母亲了。可怜你此后只能一个人过。”

“爹,你会好起来的。”阿苋哭着安慰。

“傻孩子,人总有这么一天的,我是放心不下你啊,也没为你娶上媳妇。”父亲哽咽道,大口呼吸着缓气。

“媳妇?那是什么?”阿苋大大的眼睛里满是不解。

“唉。”父亲叹了口气,自小没了母亲的阿苋单纯得很,也许留在这样人迹罕至的深山里对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父亲费力地伸出枯竭的手,慈爱地抚上阿苋英俊的脸。

“儿呀,媳妇就是能为你烧饭洗衣服、为你张点好一切,无论你多苦多累,只要想到身边的媳妇,再多的苦累也会让你觉得甜蜜的。”

哦。阿苋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爹……”阿苋父亲握着儿子的手,含笑地离开人世,媳妇,让你等了十八年,辛苦你了。

阿苋安葬好父亲后,傻傻地坐在坟前,想到以后真的就只有一个人了,不禁悲从中来,鼻子一酸,大颗大颗的泪留下来。

“喂,傻大个,你哭什么?”忽然,有道好听的男音在耳边响起。阿苋含着泪回头,不禁看呆了。

只见他身后站着一名身穿白色长衣的男子,腰间束着简单的黄衣带,却勾勒出男子修长的身形,再往上是一张美丽地令人窒息的脸,阿苋想破脑袋也找不出可以形容的词,如果男人也可以用沉鱼落雁来形容的话,这人无疑是最好的典型。眼睛不大,却很湿润,眼尾处略微下垂,却显出一抹慵懒的风情,高挺的鼻子下面是粉红的薄唇,现正含笑地看着他。

阿苋脸红了,羞答答地低下头,只感觉左胸口那里噗通噗通跳个不听,莫非我生病了吗?阿苋奇怪地低喃。

“傻大个,你怎么不说话。”男子蹲下来,微微蹙起秀气的眉毛,抬起阿苋的下巴,入目是他红得滴血的脸,男子了然地得意笑笑。

“你……你是谁呀?”阿苋被男子的笑迷得七浑没了六魄,好不容易找回理智,结结巴巴地问。

“嗯,我的名字是楚煜。”男子凑近阿苋,温热的气息吐在阿苋越加红热的脸上。

好香啊。阿苋不由地深吸口气,这人味道香香的甜甜的呢。甜甜的?阿苋霍然回神,发现面前的男子竟然含着自己的唇。

啊?阿苋吃惊地微微张嘴,却让楚煜趁机嚣张地进入他的唇,湿软的舌头生涩地添吮着阿苋的舌头。

嗯……阿苋想自己肯定醉了,伸手抱住男子,变被动为主动略微粗鲁地啃咬眼前香甜的唇舌。

好不容易结束缠绵激情的热吻,楚煜无力地倒在阿苋宽厚温暖的怀里,“傻大个,你怎厉害啊。”

听到怀里的美人赞美他,阿苋虽不解,但心里美滋滋的。

“傻大个,我以后叫你苋苋好吗?”楚煜这边戳戳,那边捏捏,好硬的肌肉啊,远看就让人非常羡慕了,想不到近摸更让人流口水,酥。

“咦,楚煜,你饿了吗?”单纯的阿苋一点都察觉不出眼前的人色迷迷的视线。

楚煜抹了抹不知何时流出来的口水,讪笑着:“有点,有点饿了,嘿嘿。苋苋,以后就叫我小煜吧。”

“啊?苋苋,你干嘛,放下我”忽然被抱起的楚煜吓得赶忙抱紧阿苋。

“你不是饿了吗?”阿苋眨着大眼睛,真诚地说,“我带你回家。”

这么着急?楚煜瞠目结舌地说不出话来,难道是他看走眼了,这个男人单纯外表下掩藏的是对他如狼似虎的饥渴?

不过,他喜欢,楚煜忍住想朝天大笑的欲望,免得吓走好不容易入他胃口的猎物,想想都浑身发热了,不知道和这样强壮的男人做会是什么滋味。

死小城,敢嘲笑我是处男,找不到男人爱,呸呸,那是我不施展魅力,不然有哪个雄性逃得了我,这不,现在就有这样既英俊又强壮的男人就被我迷得找不到北了,哈哈,我不愧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帅到天地都要失色的旷古美男。

可是,为啥不是床上,楚煜疑惑地四处瞄瞄,这里是厨房,难道这人有特殊癖好,嗯……在餐桌上做也可以,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楚煜暗自感叹道。

“喂,苋苋,你在干嘛?”久久不见阿苋过来,反倒不断地进进出出搬柴火,楚煜埋怨道,美色当前,他咋还不扑过来。

“嗯?再等会,我马上生火做饭。”阿苋笑得露出深邃的酒窝。

哇,好帅啊,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但是,啥?做饭?他肚子饿了吗?好吧,我再等等,楚煜委屈地坐在凳子上,哀怨地看着在灶前笨手笨脚生火的男人。

一刻钟、两刻钟过去,吹地满脸黑灰的阿苋依然笨手笨脚地继续摆弄他的柴火,看不过去的楚煜跳下来,嘟囔道:“笨死了,连生火都不会。”

“哇,楚煜,你好厉害哇。”阿苋看得目瞪口呆,瞧那架势,利索地好像他就是为烧饭而生的(O_O,原来苋苋空白的词汇)。

“那是,不想想我是谁?”楚煜骄傲地抬抬下巴,家里的那五口人,可全靠他,都煮了十几年了,哪会不厉害?!

“好好吃啊。”阿苋口不停地吃啊吃,感动地都快哭出来了,“好久没吃到那么好吃的菜了。”

“苋苋,你哭什么?”楚煜好笑地擦掉他脸上的泪水。

“自从父亲病了后,就再没吃过好的菜了。”阿苋苦涩道。

楚煜心一紧,疼惜地坐到他身边,笨拙地拍拍他,下意识安慰道:“别难过,以后还有我陪你。”

“真的吗?小煜,你要陪我?”阿苋闪着晶亮的大眼睛惊喜问。

看着男人渴求又不敢相信的表情,楚煜不禁点点头。

“一辈子陪我?”

阿苋灿烂地能让太阳都失彩的笑容也迷失了楚煜所有的理智,傻傻地跟着点头,于是,重信诺的他,等清醒过来,再怎么捶胸顿足也晚了,只能认命地跟在阿苋身后,每天,和阿苋一起到田地里,坐在耕田旁着迷地看着在阳光下男人汗湿的背,然后回家,烧饭煮菜,等阿苋洗好澡,再一起吃饭,接着阿苋会收拾好一切,这也是楚煜非常满意的地方,要知道,原先家里的那几号人,只知道吃吃吃。收拾完毕后,跟着是睡觉,本来楚煜还脸红心跳地等着期待了很久的一刻,谁知,那个单纯到简直是木头的男人,三步骤就搞定了他(咳,就是抱起他、脱掉衣服、再四肢缠上他呼呼入睡),清水地让楚煜郁闷极了,不过呆在阿苋暖暖的怀里,还是会沉沉睡去直到天亮。楚煜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

“煜哥,煜哥。”一天,照例在厨房煮饭的楚煜,听到熟悉的叫声。

“干嘛?”面无表情地回头瞅瞅一下凭空出现的一脸菜色的男人。

“煜哥,快回家吧,我们快饿死了。”来者可怜兮兮地扒在楚煜身上。

“哼,活该。”

“煜哥,是小城嘴贱,我已经狠狠骂过他了,他也知错了,你就回来好不好,好不好嘛,煜哥现在都不疼我了。”男人撒娇地摇着楚煜。

“嗤”,楚煜忍不住笑出来,拍拍男人的头,“小冬乖,先回去。”

“你不和我一起回去吗?”

楚煜犹豫了下,要离开阿苋吗?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被他无情地打压下去,舍不得那男人啊。

“煜哥,你喜欢上那男人了?”小冬难过道,“所以煜哥你都不疼我了。”

楚煜想解释,却不知从何说起,什么时候开始,阿苋在他心中的位置早已超过了家里的那帮孩子了。

“哼,煜哥偏心。”小冬委屈地撇撇嘴,“我看那个木头男人根本就没喜欢你。”

“谁说的,他当然喜欢我了。”楚煜为自己的男人争辩道。

“哼,那他干嘛都不和你那个?”

“那个?哪个?”楚煜一时没领会小冬的意思。

“就是%¥@&*啊。”小冬坏笑地趴在楚煜耳边。

“坏小孩,都被小南带坏了。”楚煜红着脸,笑骂道。

“咦,你怎么知道没有,难道你一直都在偷窥我们?”

“没有,没有。”小冬无辜地说道,“看白天你们生龙活虎的样子就知道了,哪像是晚上操劳过度?”

“切,那是我们谈爱,才不会像你?”楚煜不屑斜视他。

“我知道了。”小冬故意叹口气,“原来小城说的很对,煜哥你根本就是万年大处男,根本就不懂做那种事。”

“小冬……!”楚煜暴跳如雷,被戳到死穴的他拿起柴枝追到门口,死小子,跑得可真快。

“咦,小煜,你要去哪里?”洗完澡出来的阿苋正看到一脸怒气冲冲的男人,不禁奇怪地问。

楚煜一回头,顿时,被眼前的美色迷昏了头,只见阿苋披着一件略显单薄的外衣,湿漉漉的头发还未干,调皮的水滴沿着阿苋微翘的红唇流啊流,经过喉结、性感的锁骨、流过不经意间露在外面的红珠,打了个弯,消失在被衣服遮住的地方。

楚煜努力吸着口水,苋苋好性感啊,瞧着皮肤,那个光滑、那个弹性十足,嗯~~触感太棒了,还有这诱人的珠珠,好像咬一口,口随心动,等楚煜回过神,就发现自己的贼手沿着阿苋宽厚的背摸啊摸,捏啊捏,而自己竟然扒在阿苋胸前,咬啊咬那引人犯罪的红珠。

太美味了。楚煜豁出去了,今天不压倒阿苋,他就不姓楚。

“小煜,你要干嘛?”沉醉在楚煜调情中的阿苋楞楞地被忽然似乎爆发的男人扯进房间里。

“哼哼,当然是我要上你了。”楚煜色咪咪地修长手指划过阿苋的喉结,抛了个媚眼给他,低头吻住已经失神的男人。

“嗯嗯……啊啊……”混杂的呻吟声逐渐在房间里升高。

“小煜,疼,你手干嘛要伸到……那里去。”阿苋抓住楚煜的手,幽深润亮的眼睛不解地望着他。

“当然是为等下我的棍棍进入你的洞洞做准备啊。”

“你骗人,那里怎么进得去。”阿苋一脸不相信。

“真的,虽然我的棍棍有点大,但肯定能进去的。”楚煜耐心地解释。

“你骗人。”阿苋夹紧大腿,一副死也不让你碰的架势。

楚煜急了,往后倒在床上,拉着阿苋的手,探到自己身后,“你瞧,就是这里,别看它小,其实弹性很好的。”

“哇,小煜,你这里好漂亮哦,是粉红色的呢。”阿苋好奇地趴在楚煜双腿间,冒火地眼睛直盯着那漂亮的穴口。

“那当然了。”一听赞美就翘起尾巴的楚煜得意地开始黄婆卖瓜,“不看看我是谁,天下第一美男啊,身上不管哪里都漂亮着呢。”

“呀,你干嘛?”等回过神,身下一阵微微的刺痛,原来是阿苋伸进了一根手指,楚煜不禁气骂道。

“小煜,你说的是真的耶,你这里好紧,却很有弹性呢,一下就吞进了我的手指。”

“嘿嘿,是吗?我对你说了我没骗人吧。”

“嗯嗯,小煜,两根手指了,你好厉害啊。”

“嘿,好说好说。”

“三根了哦……小煜,我要进去了。”

虾米?楚煜还没明白阿苋的话,就觉地要命的痛从那里传过来,死苋苋,竟然说都不说,就冲进来了,咦,不对,不是我上他吗?怎么成了他上我了O_O??

“小煜,你轻点夹……小煜,原来你真没骗人,我这么大的棍棍你那都可以吞进去呢。”

“啊……啊……什么?……嗯……嗯……我从不骗人……恩啊……苋苋,你慢点……”

一番激烈的情事过后,楚煜累得趴在床上昏睡过去。阿苋爱怜地亲亲他的额头,穿上扔在地上的外套,走出房间外。

“喂,何苋,你够爽了。”站在门口被太阳晒了整整两个小时的小冬咬牙切齿道。

“哼,谁让你在小煜面前嚼舌根了。”阿苋一挥手,解除小冬的穴道。

“靠,你能来我们家提亲,我就不能来看煜哥了?”小冬动动麻掉的四肢,不解恨地骂道。

“你小声点,不要吵醒小煜。”阿苋蹙着眉头道。

“狡猾的狐狸,真想让煜哥看清你的本来面目。”

“在小煜面前的我就是本来的我。”阿苋不屑解释,除了屋里的那人,其他人一点都不重要。

小冬愣了下,倒没再说,泄气地挥挥手,道:“我那迷糊单纯的煜哥交给你,我们也放心了。”运轻功离去。

阿苋微微一笑,小煜是他的媳妇,他会一辈子爱他和保护他的。

抬头看着远处山头的父母坟墓,阿苋仿佛看到了父亲欣慰的笑容,爹,我找到了媳妇,你和娘可以放心去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自我介绍

辛D瑞拉

Author:辛D瑞拉
★午"後庭"院★耽美小说备份文库
“花径不曾缘客扫──”
“蓬门今始为君开……”

类别
耽美bl文集
月份存档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FC2计数器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