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胡》by 三摇 (短文 温馨)

伍同出生前的半个小时,还被妈妈带着坐在麻将桌上。
  牌友刚开始看见伍妈妈这么大的肚子,死活不敢和她打,说这打到一半要生了怎么办,咱们这儿可没人接生。
     伍妈妈气势磅礴地把那几人按着坐下,说放心,就算我只能打一半也不会少算你们钱。
  牌友们对视几眼,终于还是因为伍妈妈良好的牌品而坐下了。
  从吃完午饭打到下午四点多,伍妈妈肚子疼的不行了,下班回家的老公见到了赶紧给她送了医院,没半小时伍同就出生了。
  伍同两岁的时候爸妈离了婚,理由是伍爸爸不堪忍受伍妈妈对麻将的沉迷。伍妈妈伤心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化悲痛为力量,继续坐上麻将桌号称要情场失意赌场得意。
  伍同三岁的时候妈妈没了工作。本来是份清闲的工作,别家的女人们上班的时候织织毛衣说说是非什么的从来没人管,可惜伍妈妈没事的时候就想溜到麻将桌边去,时间久了领导实在看不下去,给了她一笔钱说是买断工龄,隔天伍妈妈就用这笔钱开了间棋牌室,从此正式将麻将当成事业。
  伍同四岁的时候进了幼儿园,上课第一天就被老师表扬,因为这孩子从一到九居然每个字都认识。老师说乖还认识什么字啊,伍同老老实实回答,东南西北中。下午老师又拿了几支火柴棒要小朋友们学着数数,伍同规规矩矩地排出了二到九条。
  伍同十四岁的时候妈妈进了医院,被诊断出腰椎肩盘突出外加颈椎炎肩周炎,顺便视力也极速下降。医生说你现在的身体不宜久坐,麻将非得戒了。伍妈妈这时才真正开始陪伍同念书,看着他成绩飞涨,才知道原来自己最应该自豪的是这个儿子而非牌技。
  伍同十九岁的时候考上美院学设计,第一天上课之后便设计出了第一个作品,签名处是一张栩栩如生的五筒。
  伍同二十三岁,遇到胡景原。
  
  眼看着班里的同学都在找工作,伍同也着了急,把大学时的作品整理好了,奔着人才市场去了。大公司的台子前黑鸦鸦围了好几圈人,伍同懒得挤,一眼就瞅到可怜兮兮窝在楼梯口下面的胡景原。
  胡景原窝在椅子里,台子上的招聘简章印的极为粗陋。伍同抽出一张看了眼,说这配色谁弄的啊,太糟践了,还有这图案,卖壮阳药的广告也比这好看。
  胡景原身边的小秘书都气的想掀桌了,他倒是稳住,抬头问伍同说能看看你简历么。
  伍同看了他一眼,不甘不愿地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想了想又拿出自己的作品,拍到他桌上说看完还我。
  胡景原点头,掏出张名片给他说不知道你对我们公司有没有兴趣。
  伍同一眼扫到名片上印着的这位的姓,立马点头答应了。
  
  胡景原的公司连伍同只有四个人,一个老板一个文秘一个业务一个设计。给伍同开出的工资与同类职业相比当然不算高,不过也够过日子,伍同没什么不满,只是提醒说有活的话提前打招呼,最好别拉着他加班。
  工作问题解决,伍同回家跟老妈汇报了下情况,躺下的时候忽然想起来这倒霉公司不知道有没有钱发工资呢。
  第二天起来迟了,赶到公司的时候差点迟到。胡景原瞅着他的模样问是不是还没吃早饭呢,伍同点点头,顺手就拿了这小皮包公司的资料准备先重做一个宣传单再说。胡景原盯着他看了好几分钟,转过身到外边的永和大王买了豆浆油条上来放到他面前。
  
  胡景原的公司现在已经有了三十来人,伍同也一直呆在这里,已经四年。胡景原就这么爱了他四年。
  胡景原常常会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时间太长以致他已经忘记了。反正从刚开始的创业到现在的小有成就,他的心里除了工作,怕是只装得下一个伍同。
  可惜伍同的心里除了工作,就是麻将。
  记得第一次伍同下班时间给他打电话,是因为三缺一找不到牌搭子。胡景原说自己不会,电话那头传来的惊讶的声音让他觉得自己简直是火星旅游回来的。第二天上班伍同见着他就嚷嚷着不行我非得教会你打麻将不可,你不能与社会太脱节。
  隔天晚上胡景原没应酬,便被伍同拉到自己家说要趁热打铁教会他打麻将,老赌仙伍妈妈搬了张椅子坐在胡景原身边充当技术顾问,一桌四个人谈笑风生,苦了胡景原面色凝重如临大敌,全然没有头绪。
  好在胡景原也算是聪明,恶补了一个多月也能上桌打了。伍同那段时间以一副过来人的口气说唉刚学会麻将的人都是这样,特上瘾。胡景原笑了笑,那句是想多看看你打麻将时意气风发的模样烂在了心口。
  
  直到那天在伍同家打牌时看到他对桌是一女的的时候,胡景原坐不住了。伍妈妈因为现在业已退出江湖不再打牌,之前一般都是习惯性的坐在胡景原身边,一是指导新手,再来是觉得他手气旺。可今天胡景原理好牌发现伍妈妈直奔那女的身边坐下了,笑的特别亲热,言辞明显地撮合她与伍同。
  胡景原那天状态特别不好,吃不到碰不到更胡不到,那女孩倒是出奇的旺,统计赛果的时候果然是一吃三。伍妈妈已经做好了饭,留了他们吃之后跟伍同说你送她回去吧。
  伍同粗神经地说胡景原有车啊,叫他绕一圈送了不就行了。
  胡景原笑眯眯地无视伍妈妈使的眼色说好啊。转头果然看到那女孩脸也青了。胡景原丝毫不同情,心想就这臭小子,除了自己还有谁能受得了他那么大的麻将瘾。
  第二天伍同照常上班。胡景原旁敲侧击问是不是你妈怕你娶不上媳妇儿现在赶着给你相亲呢。伍同点着鼠标,头也不抬地说是啊她就是怕我娶不上媳妇儿,估计再过几年她都想把我送出去当别人媳妇儿了。
  胡景原听到这话,怎么也不能坐视不理了。
  
  当天晚上胡景原约伍同打网络麻将。其实伍同很少上网打麻将,他说摸不到牌听不到哗啦啦的洗牌声自己就觉得没有感觉,拗不过胡景原的步步相逼,加上牌搭子居然也巧了没凑齐,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联了机。
  胡景原边打着麻将边开着聊天窗口找他说话。伍同嫌他出牌速度太慢,在那儿不断刷着快点吧我等到花儿也谢了的系统自定义文字,一边在聊天窗口那儿冲胡景原说你亻也妈磨叽什么。
  胡景原想到电脑那头伍同竖着眉毛气鼓鼓的可爱样子,心里一动就敲了我喜欢你四个字上去。
  伍同愤怒,骂道你边打牌还边泡着MM呢。
  胡景原一狠心,没理扣分直接关掉了麻将窗口,认认真真地打了一行字上去。
  伍同这话是对你说的。你要是没想娶媳妇,就做我媳妇儿吧,我保证不跟麻将吃醋。
  伍同瞪着那行字半天,关掉聊天窗口继续打麻将。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伍同的眼圈是黑的。胡景原站到他桌子旁弯下身子看他的脸,问是不是没睡好。
  伍同吃了火药一样呛道不都是你招的。
  胡景原笑了,拍拍他的肩膀说下班后一起吃饭。
  挨到下班的时候顺伍同的意随便吃了点,然后便又开车去他自家的棋牌室。在车上胡景原问他说我跟你说的事儿你考虑的怎么样。
  伍同说,今天晚上你能赢我,我就答应你。脸朝着车窗看不清表情,可是胡景原还是看到他耳根那儿红红的特别显眼。
  胡景原的气晚上也特别争气,有好几牌都是听的卡张可照样自摸。伍同怒极,在打出一张六万又点了炮之后说先别洗让我看牌,一看胡景原那儿正拿着五六八条凑一顺。
  你诈胡!伍同指着他鼻子,不敢置信。
  伍妈妈跑过来拍拍他,说打时间太久了看错牌了说不定,这样吧这圈的钱让他退了。
  胡景原把装了钱的小屉子推上,说我不退。
  伍同看他一眼,说行那咱们散吧。
  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
  
  伍妈妈留下来打着圆场,胡景原对她笑了笑,说那我也走了。稳当当地走到门口就跑了起来,追上在前面的伍同拉着他上了自己车,顺便落了锁。
  伍同说我妈从小就跟我说牌品好才是人品好,可你居然诈胡。
  胡景原伸手勾他脖子,说对不起。
  伍同挣开他,说说这没用,你怎么能诈胡。
  胡景原叹口气,要不是你提的那条件,我能这样么。
  伍同语气轻了些,说可是也不能这么玩儿啊。
  那是因为我觉得你比麻将重要。胡景原开始适时煽情,说我不怕以后别人说我牌品差不和我打牌,因为我只要跟你在一块儿就行。
  伍同头终于抬了起来,眼睛水汪汪的特勾人,胡景原一下子没忍住就扑了上去。
  吻了好久后分开,伍同红着脸说那我要是觉得麻将比你重要你不是划不来。
  胡景原笑,说所以我要不断提高牌技好让你永远都对我有新鲜感,不然也浪费了我这姓对不对。说完又抱住他吻,调笑似的说可不敢诈胡了。
  伍同手伸进他衣服里,东摸西摸地点着火。胡景原受不了地压过去,真想在车上就把他做了,嘴上还在接着吻身子拼命磨蹭,下面也硬的快到极限。
  伸出手去解伍同裤扣的时候被推开了。胡景原看着刚刚热情如火的人转眼坐直了身子连衬衣扣子也舍不得解一烂,转过头对他一笑,说我诈胡。
  胡景原强奸他的心都有。
  不一会一只手搭到自己腿上,身边那人闭着眼靠在椅背上说到你家叫我。
  胡景原嗯了一声,将风衣脱下来披到伍同身上,发动车子向家开去。
  
  
  《全文完》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自我介绍

辛D瑞拉

Author:辛D瑞拉
★午"後庭"院★耽美小说备份文库
“花径不曾缘客扫──”
“蓬门今始为君开……”

类别
耽美bl文集
月份存档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FC2计数器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